平心科学
平心
平心教育
平心效果图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新闻发布 > 通知公告 >
听雨
            一大早就开始下雨了。雨并不罕见,但它是春雨。俗话说,“春雨和油一样贵。”但也在罕见的干旱中,其珍贵可想而知。“润物细无声”,春雨原本很小,小到“一无所有”。然而,我现在正坐在阳台上,被分隔成一个小房子,上面有一个大铁片。从楼上滴下来的屋檐撞到铁片上发出声音,所以没有“寂静”。根据常识,我正坐在那里,与同样的死语言作斗争。我应该需要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和一个非常安静的心情,然后才能安定下来,进入角色来诠释这本神圣的书。雨点打在铁皮上的声音应该非常恼人,但它会尽快消失。
然而,事实恰恰相反。我静静地坐在那里,听到头顶上传来雨点的声音。在这一刻,声音胜过沉默。我心里感到无限的快乐,仿佛我喝了仙露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我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空中。这声音又慢又急,忽高忽低,忽高忽低,忽高忽低,时断时续,有时像金色的声音和玉石的震动,有时像黄钟和,有时像大大小小的珍珠灌进一盘玉石,有时像红珊瑚和白胡沉入大海,有时像弹琵琶,有时像舞动的霹雳,有时像百鸟争鸣,有时像兔子从鱼鹰上掉下来。我忍不住想了想。我兴高采烈,风在吹。死去的语言似乎是活的,我似乎充满了年轻的活力。在我的生活中,我很少有这样的精神状态,对我来说成为一个门外汉就更难了。在中国,听雨原本是高雅人士的事。虽然我认为我不是门外汉,但很难说我是否能被视为门外汉。我可能是介于高雅和庸俗之间的动物。中国古代诗歌中有不少关于听雨的作品。顺便说一句,这在外国诗歌中似乎很少见。我的朋友张勇回忆起他表弟的诗:“我经常梦见一个美丽的春天的池塘。我记得每天晚上当我闻到雨的味道时我的床。”很有诗意。就连《红楼梦》中的林姐也喜欢的那句“离开莲花去听雨”。听雨最著名的一句话当然是宋的《虞美人》。这个词不长。我只是复制它:年轻人在楼上听雨声,红烛蒙蔽了一个人的账户。正值壮年,他听着船上的雨声。蒋国云低低道:折断的鹅被称为西风。现在我正在听雨,我要去拜访鲁和尚。寺庙里布满了星星。欢乐和悲伤总是无情的。
          在下一阶段之前,它将持续到黎明。蒋捷听雨时的心情相当复杂。他通过聆听雨水总结了他的一生,从他的年轻和壮年到他的老年,达到了"喜怒哀乐全无"的境界。然而,古代和现代的旧观念之间有很大的差异。他是“寺庙里的明星”,有一些白发。他似乎是最老的,只有50岁左右。从今天的角度看他,他只是介于老年人和中年人之间。与我自己相比,我已经九岁了。鬓角不再是“星星”,而是顶部的“光秃秃的小山”。我比他更有资格达到“悲欢离合无情”的境界我能够“在波涛汹涌时既不欣喜也不恐惧”。
但是为什么我今天听着雨这么开心呢?它没有多少优雅。我在这里完全是个“门外汉”。我想到的主要是小麦,这是元叶上的幼麦苗。我出生在农村,虽然我六岁就离开了,更不用说干农活了,但我还是捡了小麦、豆子、草和高粱叶。我血管里流的血是农民的血。我一生都对农民和农村怀有深厚的感情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农民们最大的希望是获得更多的谷物。干旱威胁着农作物的生长。即使我在这个城市住了很长时间,当少雨的时候,我看着云霓,感到焦虑。我从来不次于农民。北方的春天是十年零九个干旱。今年似乎又是干旱的一年。我每天听天气预报,不时看天空中的云。焦虑无助。我在梦里看到的是毛毛雨。
          今天早上,我的梦想实现了。坐在这个只有几英尺长、几英尺宽的阳台上,当我听到头顶上的雨声时,我不禁感到轻松愉快。在伟大的科科达卡的麦田里,那里的高度很低,有些是直立的,有些是弯曲的,每片叶子似乎都张开了嘴,尽情地吮吸着甘甜的雨滴,就像天上的露珠。原本有点发黄和枯萎,现在已经变绿了。起初它是绿色的,但现在它更绿了。宇宙充满了温暖与和平。
我的心又回来了,回到燕园,回到我楼旁的小山,回到门前的荷塘。我最喜欢的二月兰花正在盛开。他们拼命地从土里挣扎出来,经受住了干旱,不情愿地开出了红色和白色的小花,颜色相同,鲜艳得无影无踪,给人孤独的感觉。在荷塘里,冬眠的莲花正准备冲击水面。当然,这里不缺水。然而,毛毛雨滴落在水面上,一个接一个地被画成小圆圈。只有当它死去时,它才能诞生,只有当它死去时,它才能诞生。这原本是人类诗人所欣赏的。小莲花也很高兴看到它。有了更多的能量,它肯定会很快浮出水面。
我的心更近了一层,收到了阳台,收到了自己的空腔,叮当一样的开销,我的心情又惊又喜。但是我总是担心它会突然停止。我致力于默默祈祷,希望雨会响很长时间,永远不会停止。

来源: www.bjiata.com

作者:欧博教育